绫桥

“我就是深渊。”

这也台厉害了

金鸦:

我我我!做了巍澜的鼠标光标!
镇魂女孩们需要自取!

链接{url:https%3A//www.urlshare.cn/umirror_url_check?_wv=1&srctype=touch&apptype=android&loginuin=1074369991&plateform=mobileqq&url=https%253A%252F%252Fpan.baidu.com%252Fs%252F1Lv_YU_fxCxEIxuEuBdQ0NA&src_uin=1074369991&src_scene=311&cli_scene=getDetail,text:网页链接}

希望我也是优秀的镇魂女孩❤

动心之前和动心之后

呵!男人!

大薯大:

——魏谦




动心之前




『然而他心里还没可怜完,魏之远又侧过头来,诚恳地问他:“那我能亲你一下吗?不亲嘴,给我脸或者额头就行。”




魏谦忍无可忍地抬起头逼视着他。


魏之远仍然不知见好就收,还比划了一个手势:“就一下。”




“……一下你妈/逼。”感觉自己的不多的同情心就这样被浪费了,人五人六的魏董忍不住爆了粗。』




动心之后




『魏之远就搂着他的腰,把疲惫的脸埋在他怀里:“那我的奖励呢?”




“奖励?”魏谦正襟危坐在沙发上,端庄得就像正在进行商务谈判,然后他一本正经地低头问,“你要什么样的奖励?穿着衣服的奖励还是脱了衣服的奖励?”』






——程潜




动心之前




『程潜将木屑收拾干净,不慌不忙地道:“我们有什么值得让人惦记的?掌门师兄的美色么?你们少自作多情一点吧。”』




动心之后




『程潜:“你要是愿意试试色/诱,说不定有点作用。”』




『然后他不知怎么想的,在自己一身鸡皮疙瘩中回头补充了一句:“……美人。”』






——顾昀




动心之前




『“无时无刻都想,做梦都想,现在特别想……还想一些其他的事,说出来怕脏了义父的耳朵,不便提起。”长庚闭上眼睛,不再看顾昀,自顾自地比划道,“要不是弥足深陷,怎么配算是走火入魔?”




顾昀噎了良久,干巴巴地说道:“……你还是跟和尚多念念经吧。”』




动心之后




『顾昀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,不耐烦地将胳膊上的绢布甩落,懒散地靠在柔软的锦被堆里,指尖划过长庚的衣襟:“当年在温泉别院的时候,你说你肖想过我……怎么想的?”




长庚:“……”


“不是挺会说话的么?”顾昀低笑道,“说来听听。”』




『“不怕,”顾昀哄道,“我疼疼你。”』






——徐西临




动心之前




『“你变态吗”四个字抵达了徐西临的舌尖,差一点吐出来,可是千钧一发间,他对上了窦寻惶然倔强、又高傲又慌张的眼神,徐西临险险地咬断了伤人的话,血流到了嘴里,他气急败坏地拂袖而去。』




动心之后




『徐西临为了维持形象,没有声张,偷偷把扭了的手腕背到身后活动,弯下腰用好的那只手端起窦寻的下巴,压低声音说:“我不吃巧克力,吃你行吗?”』






——骆闻舟




动心之前




『骆闻舟居高临下地抽回手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你误会了,我不打算亲你,刚才那个眼神只是有点想揍你,下次看见记得躲远一点。”』




『他的目光扫过费渡吊着石膏的手,露出一点惨不忍睹之色,“啧,宝贝儿,我也是有些年没见过敢于像你一样大言不惭的货色了,就你这小样儿,想泡我?你还是先多泡泡牛奶补点钙吧,费总!”』




动心之后




『“那我……”骆闻舟有些不知所措,随即,目光落在费渡毫无血色的嘴唇上,他脱口而出了一句,“我亲你一下总行吧?”』




『他顿了顿,又说,“这回我违规不止一条,要是还抓不着人,恐怕就不是一两篇检查能混过去的了,到时候真干不下去,弄不好要靠卖身为生,大爷,你看我这姿色还行吗?”』






——费渡




动心之前




『他盯着费渡发呆的时间太长,费渡忍不住嘴欠恶心了他一下,目光不怀好意地从骆闻舟的鼻梁和嘴唇上扫过,费渡压低声音说:“骆队,麻烦你一把年纪就别装纯了,你不知道长时间盯着人对视这种行为,通常是在索吻吗?”』




动心之后




『费渡当然感觉得到,乘胜追击地顺着他的后脊一节一节地往下按:“我想要你。”』




『费渡的目光扫过骆闻舟家居服宽大的领口,欣赏了一下轮廓分明的锁骨和肌肉,一直探进里面,舔了舔嘴角:“特殊服务也可以啊美人。”』






——林静恒




动心之前




『陆必行笑眯眯地问:“难道是想让我以身相许?”


林静恒冷静地回答:“滚。”』




动心之后




『林静恒略微一弯腰,凑到他面前:“我可以吗?”』




『林静恒屈指在他鼻梁上弹了一下,伸手按下紧急医药箱按钮,一个隐藏的抽屉缓缓打开,全套的消炎、阵痛药没拆包装,全新地躺在药盒里:“我说你来吧,想要我吗?”』



呜呜呜噫😭

南瓜豆腐:

一时兴起做的几张神经病表情包😂
(想吃粮,饿到神志不清……

[整理]神奇湛卢·上

我们湛卢😭

+vx看林静恒抽SSR:

神奇湛卢
1.谁知那男子听问,却站住了,认认真真地回答: “我的身份是加密文件,无法查阅,我的名字叫湛卢。”


2.湛卢顿了顿,“对了,您今天会应邀参加陆校长的开学 典礼吗?”
  “我吃饱撑的?”四哥把咖啡一饮而尽。
  湛卢:“可是我注意到您把衣服换了。”
  四哥随口打发他:“昨天那件沾了血,脏得很,处理掉了。”
  湛卢“哦”了一声,收走了四哥的餐具和空杯: “那么稍后我会把这项安排从您的日程里划去。”
  四哥坐在原地沉默了一会:“谁让你列入日程的?”


3.机械手忽然说:“先生,我为您服务除了危及您生命的情况,我会无条件执行您的任何命令,无论您是道德高尚,还是残忍卑劣,对我来说,都没有差别。我的程序设置中并没有评价主人的功能。”


4.“我的机身防御系统是联盟最高级,能抵挡所有重型武器之下的正面攻击,依照刚才的损毁速度来看,应该是机身遭到重型武器连续打....很可能不止一架超时空重型机甲。"湛卢尝试着连接那远在白银要塞的同名机甲,反复几次都失败了,他十分不适应地活动了一下好似生锈了似的,把身上每个关节都转了一遍,“抱歉,先生,我现在感觉有点不习惯,像是身上重要器官被切掉了一样。”
“.....”四哥诡异地沉默了一秒,“湛卢,出去跟别人不要这么说话。”


5.  林静恒还没研究过湛卢的极限功能是什么, 于是问:“启动,你的极限功能是什么? ”
  湛卢回答:“陪您聊天。
  林静恒: “.......”


6.机械手形象的湛卢竖起一根手指,提示说:“先生,您违反了联盟军事管理条理中'禁止虐待俘虏的相关条款,根据估测,监/禁地的面积和采光情况均不符合联盟标准,侵犯了囚犯的基本人权,您还威胁对方……”
  “唔,”林静恒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有人要来罚款吗?”
  湛卢:  “……”
  “没有罚款,就没有人权。"林静恒把机械手湛卢竖起的小拇指往下一压,“没事不要自己录入无关数据,跟谁学的?还翘起兰花指了。


7.湛卢欲盖弥彰地替前任主人辩解:“陆信将军非常关心您的教育,并不是怕输给您才作弊的。”


8.  湛卢认认真真地说:“作为机甲核的人工智能,我的人身使用的是可变形的特殊材料,每一克造价六百万第一星系联盟币。”
  陆必行连忙举起双手,①动不敢动连气也不敢使劲喘了,唯恐控制不住力量, 喷坏了湛卢哪根汗毛。


9.机械手从半空中滑过来,手里举起一个注射剂:“十六次紧急跃迂,我相信您已经可以申报吉尼斯记录了,先生——在杂技方面一一我建议您转自动航线去护理舱里躺一会。”
  然而林静恒只是伸出了一条胳膊递给他:“不,回航。”
  湛卢:“经统计,这次航程,您对我说了一百一十三个‘不。’”
  林静恒: “闭嘴。”


10.林静恒一顿,跳过了这个问题,答非所问地下命令说:“你想办法屏蔽部分信号, 让对方接到定位信号时有一定误差,断断续续,我希望他们认为我正在努力屏蔽定位器,只是效果不佳——学得像一点。”
  "恕我直言,先生,"湛卢说,“我希望您以后不要对别的人工智能也提出这么无理取闹的要求,他们可能会死机。”
  林静恒凉凉地看了他一眼。
  湛卢的军姿站得非常笔挺:“只是个建议。”


11.这次,湛卢并没有“哈哈哈”,而是有点困惑地说:“根据当时语境与您惯用的语言模式,我认为那并不是一句玩笑。”
  林静恒的语气开始不好:“人类和人工智能最大的不同,就是人类的行为和语言没有固定模式。”
  湛卢有理有据地反驳:“先生,看来社会学与心理学并非您的专业,事实上,人类的行为模式研究早在地球时代就已经开始了,人类种种看似复杂的行为其实都有内在的逻辑。举个例子,根据您本人的历史数据,您将会对我说……”
  林静恒:“闭嘴!”
湛卢:“......闭嘴。”


12.  林静恒突然说:“我是个挺无趣的人,是吧?”
  “按照人类的标准,不能这么说,”湛卢想了想,公允地评价道,“您刻薄起来还是很有活力的。”


13.陆必行一摊手,叹了口气,“而且刚才我为了跟他一起出来,那几句话说得太羞耻了越回忆越羞耻,再要进一一步,聊骚和骚扰之间这个界限就不好把握了。哎,给我翻翻你的数据库,看人类求偶的时候,除了唱歌送花轧马路之外,还有没有别的惯常做法?”
  湛卢十分骄傲地回答:“我认为先生并不喜欢花,比起花草,他似乎更欣赏真菌,前些日子他刚让我把重三上的观赏绿化带清空了,要求种满蘑菇.....”


14. “准确地说,先生从来不打带有随机性的运气类游戏。”湛卢说,“因为几乎百分之百会输一一唔,您看见的那是相册,照片不多,不过都很珍贵,里面还有先生小时候的……”


15.  林静恒一愣,随即,就听湛卢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机甲内响起:“抱歉先生,作为人工智能,我在主人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有说‘不的权利,每时每刻以保护您为第一优先级,这也是我前任主人留下的权限设置——陆校长,隔离服的小伎俩躲不开我的扫描,但幸好我们俩是一伙的。”


16.  两个人骤然分开,随即各自陷入诡异的沉默。
  直到湛卢的声音从机舱里传来:“抱歉,我的精神网上会留有最近十天的影像记录,之后会自动替换删除,请问方才那段需要永久保存吗?”


17. “好的陆校长,"湛卢变成的机械手自动远离了他们,临走还留下一句评论,“您真的比先生礼貌多了。” 


“唔。”湛卢十分不习惯地顿了一下,“好的,陆校长一一比起和机甲打游戏输了都要使用不文明用语的先生,您真的是非常温和有礼。”


18.林静恒刚要辩解,陆必行立刻充满不信任地打断他:“不用解释,你的信用在我这早就破产了一-要不是因为湛卢能打开一切电子锁,我就把你铐在我手上。”
  湛卢对他一摊手,身在曹营心在汉地回答“抱歉陆校长,推荐您使用人手牌手铐,那个我无法干预。”


19.  周六还没跳远,就听见旁边湛卢完美地复制了他的小口哨,面无表情的人工智能一本正经地吹着流氓哨,把众人吹出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  林静恒:“你干什么?”
  “帮您备份。”湛卢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人类求偶时偶尔会模仿鸟类,但是如何精准地调配呼吸和曲调似乎需要一定的练习, 需要我为您搜索吹口哨的口腔肌肉训练方式吗?”
  湛卢冲他吹了一声尾音拐弯的口哨。
林静恒: “……”


20.  此时,启明星军事总基地,林静恒忽略耳边不停旁敲侧击他为什么缺席晨练的图兰,踏上重三。
  湛卢:“先生,早上好,您今天……”
  林静恒:“你闭嘴,禁言。”
  湛卢:“……”
  六百万一克的智商也想不通问个“早上好”犯了什么罪过。


21. 湛卢想了想,原地变成机械手形态,挂在了林静恒的椅子背上。
  陆必行无声地冲他比唇语:“你又没电啦?”
  机械手状的湛卢伸开掌心,掌心冒出两排小绿字:“我目前电量充足,但研究表明,情侣在一起的时候,人形或者类,人形的物体在旁边旁听,会让双方都不自在。”


22.林静恒一只手搭在膝盖上,骨节分明,手指修长,陆必行看得心里很痒,想摸一下,又不舍得打扰,于是把手悬空,隔着两毫米,虚虚地搭在林静恒的手背上。
  椅背上的机械手略微前倾了一点,湛卢十分好奇地看着这个让人工智能费解的动作:“请问这是某种特殊的磁场吗?抱歉,我没能检测出来。”


23.湛卢说,“但是让我转达之前,请事先确认二位没有吵架,否则我会被将军禁言。”
  “这回没吵....带一句什么呢?"陆必行想了想,对湛卢说,“你替我带个吻给他。”


而湛卢就是在这么个时候,不长眼色地插话进来:“先生,陆校长让我带一个吻给你
请问我是口头传达,还是变回人形,转个实体给您?”
  林静恒眼角跳了起来:“闭嘴。”


24.湛卢在最后关头,启动了“危机”模式,罔顾主人的一切命令,就地变形为生态舱,将林静恒卷在了里面。
  “先生……”
  “先生……”


湛卢的声音依然冷静平和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:“先生,我的核心处理器受损严重,故障无法排除,正在不断升温,预计会在一分钟之后自我焚毁。我的可变形材料外壳在跃迁点爆炸中破损率接近80%,现已无力支撑防护罩,很快,您将置身于爆炸后的高能粒子流下,抱歉,我无法再保护您了。”
  湛......卢……
  “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分钟,请允许我向您表示感谢,感谢您多年来的包容与爱惜,很多时候我无法领会您独特的幽默感,非常遗憾,如果有机会,我希望能给自己的数据库进行一次全面的升级。”
  “陆信将军为我设定了最后的告别语,他让我转告您:我爱你,孩子,像爱自己亲生的儿子,我希望联盟太平繁荣,希望你幸福平安,如果两者不能兼得,那么后者对我来说更为重要,你是我的骄傲。”
  “那么,再见了,先生。希望您会想念我。”
  湛卢的精神网烟消云散了。

身高那点事

被同学欺负(并不会)或产生焦虑(想多了)陆信将军的宠都安错地方了哈哈哈哈哈然后笑容逐渐消失……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关于林静恒小时候不长个子的问题,陆信将军一直很发愁,怕他将来进入高等学校被同学欺负(并不会),或者产生自卑情绪(多虑了)。


陆信还在门口画了身高线,贱嗖嗖地说:“你看,这棵小草秧子就是你,旁边的大树就是老爸,虽然你永远也不可能像老爸这么高大威猛,但也要向着这个目标努力追赶哦。”


林静恒心想:“呸!”


于是他每天就仇恨地盯着那两根身高线。


有一天,陆信哼着歌回家,没换鞋,先撩拨了一下爱炸毛的小静恒,不料小静恒没炸,反而若有所思地盯着陆将军的头顶——陆信比他自己的身高线高了好几公分,一百多岁的老男人竟然还能长个子,这是吃了什么违禁肥料吗?


陆信这才想起来,他今天见过自己那个傻大个亲卫,为了长官的尊严,特意穿了双有内增高的军靴,差点在少年儿童面前露陷!


上将当场吓出一身冷汗,于是像远古封建时代的日本女人似的,曲着膝、迈着小碎步溜走了。


好几十年以后,林静恒长大了,比大言不惭的陆信高两公分。


陆将军要是活着,恐怕要准备一双内增高家居鞋了。


可惜,没地方打他的脸了。